大名成语典故——寒花晚节

发布日期:2019-08-13 17:2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【解释】寒花:耐寒的花和冬天里开的花。晚节:晚年的节操。比喻人的晚节仍高洁不污。亦作“黄花晚节”、“晚节黄花”

  【出处】北宋韩琦《重阳》诗:“不羞老圃秋容淡,且看寒花晚节香。”

  北宋强至《韩忠献公遗事》中:“公在北门,重阳燕诸漕于后园,有一诗一联云:‘不羞老圃秋容淡,且看寒花晚节香。’公居常谓保初节易,保晚节难,事事尤著力,所立特完。……”

  韩琦(1008-1075)字稚圭,相州安阳(今属河南)人。宋仁宗时进士。至和二年(1055年)任宰相,执政三朝。

  神宗熙宁元年(1068年)宋神宗手诏韩琦徙判重灾区大名府,充安抚使。宋熙宁二年(1069年)因韩琦在魏都(指大名府)久,辽使者每过临清界即告诫其下:“此韩侍中境内,甚勿乱索。”过魏都,移牒必书名。韩琦治魏五年,魏人于熙宁禅院立生祠,塑像,每岁祭祀,以比狄梁公。司马光作有《宋韩魏公祠记》。

  韩琦在大名府城南筑望春亭,在大名府治后院建晚香堂,宴饮诸监司,有“不羞老圃秋容淡,且看寒花晚节香”句,因以冠名。在压沙寺种梨树千株,春花盛开,任人游玩,取唐人“梨花白雪香”之句,建雪香亭。十月,大名府为河北要地,每年十七县常赋入左藏库,海输山委,而旁临官吏府舍,火势蔓延,容易殆尽。韩琦报请朝廷,在大名府城内四野无人处新建库房以利民生。

  熙宁三年(1070)二月初,韩琦言青苗法扰民,请罢。韩琦自请解除河北四路安扰使之职,只担任大名府路(北京路)安抚使。宋治黄河东流堤防。时方浚御河,韩琦以御河漕运通驶,不至有害,不应减黄河之役。于是减三万三千夫卒,专治东流,以纾大名、恩、德等地水患。四月,河成,赐役兵缗钱有差。时御河岁漕一百万斛。

  熙宁四年(1071年)二月二十二日,韩琦改永兴军节度使,再判大名府。韩琦辞永兴军节度使不拜。八月,韩琦上言,因黄河泛溢,全魏(大名府别称)居冲,乞重责。

  熙宁六年(1073年)二月,韩琦自大名府改判相州。韩琦在大名府任上殚精竭虑,多法赈济安抚,流亡之民渐次还乡。当时黄河决口,大名府被淹,他殚精竭虑,赈济安抚,使流亡的灾民回乡重建家园。

  熙宁八年(1075)六月,在相州溘然长逝,享年68岁。宋神宗为他“素服哭苑中”御撰墓碑:“两朝顾命定策元勋”。谥忠献,赠尚书令,配享宋英宗庙庭,备极衰荣。

  韩琦一生历经北宋仁宗、英宗和神宗三朝,亲身经历和参加了许多重大历史事件,如抵御西夏、庆历新政等。在仕途上,韩琦曾有为相十载、辅佐三朝的辉煌时期,也有被贬在外前后长达十几年的地方任职生涯。但无论在朝中贵为宰相,还是任职在外,韩琦始终替朝廷着想,忠心报国。 在他的仕途生涯中,无论在朝中为相,或在地方任职,都为北宋的繁荣发展做出了贡献。在朝中,他运筹帷幄,使朝迁清明,天下乐业;在地方,他忠于职守,勤政爱民。是封建社会的官僚楷模。

  受命于危难的韩琦到大名后,首先面临亟待解决的问题是安置灾民和恢复生产。时灾民都背井离乡,带着衣物用具渡过黄河流亡到唐(今河南唐县)、邓、许(今河南许昌)、汝(今河南临汝)诸地一带。他动员灾民返乡生产,便派出大批的人员到各地交通要道、桥梁、渡口张贴告示,晓谕灾民凡返乡者,由官府发给路费口粮;原来一些有钱的人家乘灾害发生,肆意低价收购灾民土地的,一律命令无条件归还原主,等丰收之后,再归还买地的钱。韩琦采取了一系列救灾安民的措施:开仓分粮,帮助灾民恢复发展生产,重建家园,使灾民们逐步渡过难关,不久,就把大名治理得民心归附,有条不紊,河北灾区遂得以安定下来。

  大名府强壮人丁原统计在册的有13100余人,而现在直接管辖的仅5700余人,朝廷有意将不足之额补充起来,将此事告诉给了韩琦。他考虑再三认为不妥,遂上奏说:“河北的强壮人丁,自庆历三年组织训练民兵时,身短体弱的人、不够条件的人和退役下来的强壮人都组织起来于帐内专项管理,至今已近30年,各州县退下来的人数已不再补充,如今这里长久遭受灾害,更不是添补强壮之时,愿陛下停止此事,以安民心。”朝廷欣然同意了韩琦的上奏,百姓莫不感恩戴德。

  韩琦在大名任上勤勤恳恳,费尽心血,千方百计为人民谋福祉。一次,他的下属官孔嗣宗被司农司调进京城参与制定役法,孔嗣宗向韩琦告别的时候问道有何嘱托。开始韩琦没说什么,孔嗣宗再三请求,韩琦说:“故旧临别应当说句话,你此行到京但为河北说些众人不敢说的话就可以了!”

  韩琦处理问题既严肃认真、又照顾全面、合情合理。一次他遇到这样一个案子,一个下属请假娶妻,不久有人告他参与不法活动并弄虚作假,押送狱中勘问审讯,将要结案时,韩琦命令先封存此案,等以后再说。过了半年后,又下令提取此案审讯发落,手下两名助手对韩琦说:“此人自封案后,十分谨慎用心,再也不敢做违法的事情,结案时可考虑到这一点予以从宽处置,不知大人意下如何?”韩琦问其下属说:“二位知道我当初封案的意思吗?”答:“并不知道。”韩琦才说:“此人是因为请假娶妻,继而遭到诉讼的。当时如果结案,必然会伤害三家人的情感,这个人与他的父母一定会归咎于他的妻子,而其妻的父母也会不高兴,所以当时封起案卷,现已过去半年,与请假娶妻也没什么关系了,可依法酌情论处。”

  还有一次,一个下属官员外出到外地巡视,他的女儿却乘机与人逾墙私通,属官的妻子将二人送到官府发落。韩琦亲自审理此案,让其二人成婚,以掩盖之前私通的过失,并以5000钱资助作为嫁妆,此二人皆大欢喜,双方的父母莫不感激涕零,同声感谢。

  韩琦稳重宽厚有器量,什么都可以容忍,还在读书时,他的名望就已传遍天下,欧阳修曾说:“百欧修不如一韩公。”未满三十岁,人皆称“韩公”。在驻守大名府时,有人献给他两只非常宝贵的玉杯,说是由农人从坟墓中得到的,那玉盏的内外,找不出丝毫瑕疵,真是绝世之宝,为此他答谢献宝者一百两金子,也就格外珍爱这两只玉盏。每逢宴会招待客人,都特别命人摆一张桌子,上铺锦缎,把玉杯放在上面。一天,韩琦招待管理漕运的官吏,他准备用这两只玉杯装酒招待客人。突然一位侍吏不小心撞倒了桌子,两只玉杯都摔碎了。客人们非常吃惊,那位侍吏立即伏在地上等候惩罚。韩琦脸色未变,不动神色地笑着对客人们说:“任何物质的存亡都是有规律的。”并对那位侍吏说:“你是因为不小心才打破玉盏,又不是故意的,这有什么罪呢?”客人们都对韩琦宽厚的德行和度量佩服不已。

  有一天夜里,一名小偷潜入韩琦卧室,拿着利刃说:“小人生活困难,不能自救,特来求助于你。”韩琦说:“屋里值钱的东西你都拿去吧!”小偷却说:“我并非为此而来,我想割下你的人头去献给西夏。”韩琦听了,马上把头伸过来,让他割取,面无惧色。小偷见状,忙跪下叩头说:“小人听说您很有德量行胆,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这件事韩琦从没有向人们说起过,后来这个小偷因其它事被判处死罪,在临刑前才说了这件事。

  还有一次,韩琦夜晚写信,让一名侍兵手执蜡烛照明,这名侍兵三心二意,注意力不集中,人在韩琦身边,心里却想其它事情,眼睛看着其它东西,一不小心,手中的蜡烛凑到了韩琦的脸前,燃着了胡须。韩琦丝毫没有怪罪,用衣袖拂了一下胡须,继续写信。等到信写完了,韩琦回头一看,发现执烛之人已被调换。他担心那个侍兵会因此而受到长官的打骂,急忙说:“不要把他换掉,他持烛很用心!”韩琦的仁爱让部下十分感动。

  韩琦受到所任地方父老乡亲的尊敬与热爱。在相州、大名任职时官至侍中,父老则说:“(称韩琦)自家侍中。”遇有人争气斗殴时,就会有人劝解说:“不要再给自家侍中找麻烦了。”争气斗殴的人也就自行停止了。

  熙宁二年(1069)二月,王安石开始进行变法,次年,韩琦上疏表示反对。作为庆历新政时期的改革家,为什么会反对变法呢?这主要是因为两者的指导思想有着根本的不同。庆历新政的主要内容是整顿吏治、裁汰冗员、改革科举、发展经济、减轻剥削、巩固边防等富民强国、解决社会危机的根本问题上,进而再解决其它问题,达到表本兼治。而王安石变法主要包括理财、整军、科举学位三个方面。其中理财方面主要有均输法、青苗法、农田水利法、免役法、市易法等。

  韩琦并不是对新法一概反对,主要是他在大名期间,经常听各级官吏谈论新法的不利之处,因这里是青苗法改良条例试行的地点,面对青苗法在推行过程中暴露出来的种种弊端,他感到很不妥,认为青苗法不论贫富,一律按户等配借青苗钱,上三等户及坊郭大户本是兼并之家,也可贷给青苗钱,这种做法看似“富国”,实则是将手伸向囊中本已羞涩的一般工农商,通过增加农民的负担来实现,而不是从腰缠万贯的官僚、地主、豪强手中取得。根本不能“抑兼并、济困乏”。韩琦思想中一个突出亮点就是民本思想,注意为民谋利。

  韩琦认为如果瞻前顾后,沉默不言,有愧于皇上的厚望,遂不顾个人安危,两次慨然上疏陈述新法的弊端。神宗看了韩琦的奏疏,动摇了变法决心,他对执政大臣说:“韩琦不愧是忠心耿耿的三朝元老!虽任职在外,仍不忘关心国家大事。朕开始以为新法可以利民,谁知害民如此!”

  韩琦的观点得到了富弼、司马光、范仲淹、欧阳修、吕夷简等老臣的一致拥护,都对新法进行反驳,可见,当时主要是如何革新之争,而不是革新与保守之争。

  【示例】元张伯淳《次韵完颜经历》:“从教苍狗浮云过,留得黄花晚节香。”明王世贞《鸣凤记林遇夏舟》:“须信苦尽甘来,晚节黄花无疑。”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